kj830.com,行走七大洲四大洋南北极旅行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探险协会副秘书长,世界旅行体验师联盟最具影响力体验师

  车子开进盐湖城的市区是我熟悉的景象,山上、房顶上、草坪上,都是一层白色的积雪覆盖,有点像北京由初冬奔向深冬的意思。盐湖城里最有名的肯定离不开摩门教,那就是教徒们心中的最为神圣的地方——摩门圣殿。我几个朋友在半年前租了一辆面包车自驾美国,来盐湖城的时候把车就停在离圣殿最近的地方。等参观完出来以后看到车子顿时傻了眼,后窗户给砸了,一车人的行李物品被清洗一空。钱好说,护照呢?摄影器材呢?最要命的是其中两个人在美国这一个月的降压药都在被偷的箱子里。警察来了以后查看了一下现场,唯一能确认的事就是肯定破不了案,只能自认倒霉。接受这个教训,我把车停在了一个距离圣殿一个街区的大型停车场,总共就四辆车还离得很远,视野极为良好,小偷是不会挑这么敞亮的地方下手。也加上我那辆小破车在雪后的犹他州已经脏的不成样子,没人愿意接近它。

  整个盐湖城首屈一指的就是摩门圣殿,也叫圣殿广场,咱们中国人不太熟悉,但在美国的知名度却要远高于世界知名景点的大峡谷和黄石公园,每年有三到五百万的游客来此参观,犹他州其他五个国家公园加起来也不过才530万游客,可见这个占地10英亩的建筑群有多大的新引力。它是一组属于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摩门教)总部的建筑群,包括盐湖城圣殿、盐湖城大礼拜堂、盐湖城聚会堂、海鸥纪念碑和两个游客中心。首先说那两只海鸥,传说在摩门教徒逃亡的年代,地里的庄稼遭遇到蝗灾,正在危及的时刻,天上飞来海鸥把蝗虫给吃掉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是谁编的故事?算了,甭管谁编的,教徒们信的时候不想想这可是犹他州,位置怎么也得相当于河南省吧?在这么内陆的省份闹蝗灾我能信,但要说飞来海鸥我可真不能信了,让教徒们祖祖辈辈都相信这个事儿太难了点吧!

  在逃亡中的这段故事虽然让我起了疑心,但对摩门教徒大逃亡这件事本身,还是满怀敬畏的。这还得从摩门教的创立开始,摩门教创始人约瑟夫史密斯自己说他22岁的时候在莫洛尼天使的指引下发现金叶,上面写有上帝的启示,他给翻译成了《摩门经》,并在1830年创立了摩门教。他领导的摩门教一直受到传统宗教势力的排斥,在教会的前10年里面,主要的教徒们从美国纽约州移到俄亥俄州、密苏里州西部,在密苏里州时,州长甚至下了“驱逐令”,不得已又到了伊利诺州的纳府。到了1844年他甚至要竞选美国总统,致使矛盾彻底白热化了,众多攻击他的文章开始见诸于报端,他老人家一气之下把报馆给砸了,因此也顺利进入了迦太基监狱,6月27日在监狱里突然被一帮闯进来的把脸图黑了的暴徒活活打死了,就这样,摩门教38岁的创始人约瑟夫史密斯彻底完成了他的人生任务。

  在他死后,接班人杨百翰被迫率领教众继续西迁,开始了美国历史上著名的宗教大迁移。这条用血肉之躯开拓出来的西进之路全程大约1400英里,每一英里都由教徒倒下去再也站不起来的尸体铺成,后来这条路被称为“摩门路”。最终于1847年杨百翰率领教众来到当时还属于墨西哥国土的现今的大盐湖谷。杨百翰登上山顶,眺望着脚下广阔的土地,也不知道是走不动了,还是由于这里过于荒凉能免受异教徒的打击,他用神杖敲击着地面甩下一句话:“就是这地方了!”接下来的事儿不用我说大家也能猜出来,这块本是不毛之地的荒野开始了热火朝天、多快好省、呼儿嘿呦的建设场面,在一片荒漠中筑就了现在我眼前的盐湖城雏形。稳定下来的摩门教徒开始建立自统的地域,最后于1848年墨西哥战争后,犹他州成为美国第45个州,盐湖城纳入犹他州,杨百翰成为第一任州长。

  2006年8月29日,被美国政府抓了有70多大小老婆,60多儿女的“美国摩门教掌门人”沃伦·杰夫斯。媒体认为他应该和本·拉登一起被列入FBI的十大通缉犯名单,就因为他一直在教众之中传播一夫多妻制。但在7年后的2013年12月,来自美国犹他州的摩门教信徒布朗一家由于一夫多妻而被告上法庭,而法官当庭宣布禁止一夫多妻制是违反美国宪法的。据美国新闻网报道,在2014年8月27日,犹他州一名联邦法官对这一案件做出了最终判决。在法庭上,这名来自盐湖城的联邦法官不仅宣布犹他州反对一夫多妻制的法律违反了美国宪法,同时认为布朗家族的权利受到了侵犯,应予以国家赔偿。这个判决也意味着犹他州一夫多妻制合法的时代即将到来,摩门教徒最引以为傲的传统仍将延续。看来教徒们的坚持有取得最后胜利的希望啊!我在遥远的北京祝你们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今天的大礼拜堂里没有什么活动,可以进去看看顺带暖和一下。这个于1867年10月建成的椭圆形大礼拜堂,曾作为半年一度的摩门教大会会场使用了132年。2000年后,由于参会人数太多改到了新的会议中心,这里则定期举办一些摩门教徒的活动。据说设计这个大礼拜堂时的灵感来自于帐篷,我看不如说是来自于鸡蛋,趴着的半个鸡蛋。20世纪初,盐湖城大礼拜堂被一些游客批评为“一只迷失方向的乌龟”,或“圣龟教会”,但弗兰克·劳埃德·莱特 称它为“这个国家,也许是世界的建筑杰作之一”。里面最吸引人眼球的是特大的管风琴,新泽西州大西洋城里的大会议厅里那个管风琴是世界最大的,这个看起来比那个也小不了多少,真的是挺震撼的感觉。我来的这天大礼拜堂里空空的3500个座位,让大管风琴看着更加显眼,真希望它能突然奏响圣曲,让我亲身感受一下它的威力。

  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来一个华裔女士,主动和我们攀谈起来,不用说,她一定是摩门教的传教人员。摩门教能有今天的规模和它的全民传教分不开。摩门教的年轻教徒高中毕业后,都得自费来总部义务传教两年(女性教徒为18个月),期间不能回家,不能和家里联系。戒烟禁酒,要参加各社团活动,每人自费传教两年。就凭这几条,恐怕大多数凡夫俗子都不会愿意入教。每一个成年摩门教徒,都要向盐湖城的总部提出申请,到世界各地做两年传教士。传教地点全由教会随机分配指派,而且传教期间的衣食住行基本是自费。传教士到达教区教堂后(机票由教会提供),教堂会租好房子给他们住,需要车的地方也会给他们配车,并按当地的生活支出水平给予补贴。传教士必须俩人为一组。在传教地区和当地人过一样的生活。如果他们没有空调,你也不能用空调。如果他们没有水管,你也不能用。

  传教士不可以看新闻,一年只能在母亲节和圣诞节给家里打两次电话。完成任务的传教士说,仅是遵守所有规定就足以给人成就感。一周六天每天10小时不断地敲陌生人的门,向人们宣扬《摩门经》,可想而知这种相对“小众”的宗教往外传播的难度,很多国家包括咱们中国根本就不承认摩门教是正规的宗教。传教士每天遭遇拒绝成了这两年的家常便饭,对磨炼一个人的精神可谓是极大的挑战。他们在传教的同时也从中了解了当地的经济、文化,这是他们今后人生的一笔巨大精神财富。相当知名的励志故事在传教过程中层出不穷,橄榄球大联盟蓝鸟队的老板戴夫·查科特19岁传教,离开家和朋友,放弃汽车,两年都不约会。见识了极端贫困和富裕,也对以后进入社会所将面临的挑战有了与常人不同的体验。查科特回到大学后成了班上第一,28岁就当上了犹他爵士队的主席。

  持续的被拒绝以及偶尔的成功为戴尔公司的前CEO凯文·罗林斯日后经商做好了准备。上大学期间,前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曾经到中国台湾为摩门教传道。他学会了流利的汉语普通话,成为中国通。可见成为摩门教的教徒需要有着一般人不能承受的精神意志力。20年前的1997年,美国《时代周刊》杂志曾报道过对摩门教的专门调查,估计教会掌握的商业资产达到300亿美元,在以基督为名的多如牛毛的各种教派里,魔门教是最发达和富有的。其他派别的基督教人数都在减少,唯独摩门教仍在发展壮大。可见摩门教徒和其他基督教派的信徒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强大精神世界,在这种长期面对失败毫不退缩的锻炼中,教会逐渐发展壮大,作为摩门教的中心盐湖城自然也一样面对困难无所畏惧。美国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各个地方可谓哀鸿一片,只有盐湖城的经济没有退缩而是继续发展壮大。

  由于教会财务不公开,所以教会实际的资产十分神秘,但很多人仍然认为它是世界最富的宗教教派。摩门教能称为世界最富的教派还要得益于它向所有信徒征收什一税,也就是每个摩门教徒每年的所有收入有百分之十要捐献给教会,他们认为能给教会捐的越多自己的心越诚,自然会得到更加多的利益。尤其那些知名的摩门教徒,他们控股了大量公司和媒体,比如美洲最大的核果生产厂商AgReserves公司,掌握16亿美元资产的Beneficial Life保险公司,全美第14大广播电台公司Bonneville国际公司,全球最大牧牛场沙漠牧牛及柑橘农场等都由摩门教控股,教会在全美还掌握了上千平方公里的土地。2018年1月16日,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报道,摩门教总会宣布现年93岁的罗素·尼尔森就任教会第17任总会长,摩门教的信徒已超越1600万,怎么样?不服它都不行吧?

  满脑子都是摩门教的故事,站在我眼前这个华裔摩门教传教士感觉到了我好像并没有专注于她对摩门教的宣扬,就原地不动地看着我。我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向她解释正在被教堂的庄严所震撼,并且主动询问她一个有关摩门教的问题。对方双眼明显一亮,仿佛感觉我已经进入到摩门的世界。原来我听一个摩门教徒说过,杨百翰1847年带着疲困交加的教徒来到盐湖城以后,在1853年开始建造摩门圣殿这个世界最大的摩门教堂,在建造过程中杨百翰要求工人们在内壁的墙面上开凿一条条的凹槽在屋顶挖一个圆圆的挖槽,工人包括教徒们从未听说过在光滑整齐的墙面上挖凹槽,更何况这是在修建教堂,破坏教堂的墙面和屋顶是对神的亵渎啊!但杨百翰却异常固执根本不可能做出让步,教徒们不得不问作为教主的他,您这么干的目的是什么?经过主的同意了吗?

  对于所有人的怀疑,杨百翰自己也没有充足的理由解释他这种在当时看来对神大逆不道的行为,只是告诉教徒们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但神在梦中告诉我一定要这么做。既然主教都这么说了,教徒们只好不太情愿地执行,可想而知,当时的摩门圣殿可真是世界上唯一的在内壁挖出槽洞的教堂。但时间过去了几十年以后,电灯开始在世界普及,那些在墙面上的凹槽正好可以安放电线,然后用扣板一扣立马儿恢复了前面的平整,教堂顶部的圆形凹槽正好安置电灯。哇!简直是时空置换的现实演绎,原来杨百翰在神的提示下预测了未来。类似这种事情我在北京的故宫里也见到过,具体位置我叫不出名字,应该就在御花园附近,地面道路石砖的两侧有用石子码放的装饰图案带,其中有两个图案,一个是带有轮胎的汽车图案,一个是男人跪搓板的图案,这在几百年前可谓是不可思议。

  听完我的问题以后,这位传教士明显被搞得晕头转向,“我们摩门还发生过这种神奇的事情?”看着她比我还纳闷的表情我知道今天是别想得到答案了。我自己也一直在怀疑这个传说的真实性,首先摩门圣殿是建于1853年,完工是在1893年,而杨百翰本人是在1877年去世,也就是说杨百翰死的时候工程也就刚完成一半左右,这个时候圣殿会已经把屋顶都修好了吗?还连墙壁带屋顶都开槽?那要在他死以前工程能到这个进度,后面小二十年工人都在内装修吗?再看电灯泡的历史,爱迪生是在1879年10月21日试制灯泡成功,1906年他又改用钨丝才使电灯泡一直沿用至今,也就是说在圣殿建成以前的14年电灯泡已经试制成功了,还会等到建成几十年后才知道凹槽的用途吗?我的这些所有疑问还没把我怎么样,对面站着的传教士却快瘫倒在地上,心想每个人都这孙子这样,我这教是没法传了。

  我看她已经这样就别再难为人家了,赶紧缓和了一下气氛,告诉她我要写一本有关美国的书,你们摩门教在其中可是重要的一环,所以才这么神神道道地提了这么多不着调的诡异问题,虽然没找到答案,但我仍然会把您写在书中,让中国的读者也能了解一点犹他州,了解一点盐湖城,了解一点摩门教。后半句我给咽下去了,应该还能了解一点被问懵的传教士。求人不如求己,既然她没有答案,那我自己去看一下不就得了?对了,不行!摩门圣殿只允许教徒进入,游客是禁止入内参观的。很遗憾地走到圣殿门口转了转,一堆摩门教的新人正好在圣殿门口和一大堆亲朋好友在拍结婚照,这要搁在往常,我也得嘴里跟含着一个整衣架似的,裂开了嘴和人家合个影,但今天情绪没那么高涨,一个人默默地离开了摩门圣殿。黟县分几个乡镇期期公开一码